兩個星期之前,在下受邀教授一群小數族裔學生製作環保產品,或許是因為他們一向在社會上地位不高,也有可能曾被歧視,所以剛開始時感受到有部分同學表現得不甚友善,雖然亦清楚並非惡意,仍感到彼此間的距離頗大,但經過個多小時的溝通後,他們開始主動發問,表現亦越來越積極,而且大部分同學都付出努力去完成作品;在那兩小時,我覺得除了膚色跟言語有點分別之外,他們都與一般的年輕人差不多:愛鬧、愛笑、對新事物有著好奇心。

©2011-2012 draculatoki 茶色金魚. All rights reserved.

Leave a Reply


four × = 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