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前某電視紀錄片頻道製作了一特輯《我們的八十年代》,勾起無限回憶。

某天中午和同事午飯後,被問及喜歡哪年代的流行曲,我會說八十年代的,這是必然的,因我是在那個年代成長。正如我會遇上一些成長於六七十年代的人,他們像永遠只鍾情於貓王或披頭四一樣,這種對「年代」的偏執是必然的。要客觀的回看一個年代也是十分困難的,因當中滲入不少情感的偏見,但八十年代確實是一個微妙神奇的年代。

對香港人而言,八十年代是個黃金的年代,論當時的全球局勢,雖然仍處於美蘇的「冷戰」階段,但感到核戰的發生就有如今天我們看待2012是世界末日一樣,能給我們丁點兒驚嚇的就只有一套叫《核戰之後》的電影。總括而言,八十年代的前程總是陽光燦爛的,因為那是充滿機會及新事物的年代。

緊隨著七十年代尾的「星戰」(電影《星球大戰》)熱潮,八十年代正式步入全球的科幻熱。在真實世界,首架太空穿梭機哥倫比亞號是在八一年起飛的,乘載著衆人的科幻夢。記得當時穿梭機回航降落,全世界都注視著電視上的直播,著陸的一刻可媲美六九年登月時人類踏出的第一步。不知當時的美國總統朗奴列根是否也是星戰迷,竟在「冷戰」期間提出真實版的「星戰」計劃,說要研發會發射激光的人造衛星,把敵人的核彈一一擊落。今天,穿梭機因為成本效益的問題,已經光榮退役。

除了航天高科技外,八十年代的民間創新還是多得目不暇給,個人電腦就是那個年代興起的。我的第一台電腦就是Apple IIe,在高登電腦商場買的,承惠二千大元,耗用了我學生年代九成的積蓄。很多人並不知道,當年在香港是先流行蘋果機,隨後才是PC機的,因為中學開始有電腦科,教學生用電腦、寫程式,教的是一種叫Basic的電腦程式。但是個人電腦的魔力並非令你對寫程式產生興趣,而是它可以充當「電視遊戲機」!

說到遊戲機,八十年代是遊戲機驚世爆發的年代,如果你見過第一代單色的「撞棍」電視遊戲機 (要連接電視的天線位,用旋鈕操控,在熒幕上顯示一個像打網球的平面遊戲,玩者操控旋鈕,控制熒幕上的小直條,互相反彈光點直至對方失手為止),你大概可以編寫本土遊戲機歴史,述說當年風靡大人細路的「枱仔機」(Space Invaders)、LCD熒幕的「咭片機」(過橋抽板)等等……

不用高科技而又能瘋魔全球的遊戲非「扭計骰」(魔方)莫屬,當年人人手執一個,每天像神經失常的狂扭,務求以最短時間扭回原貌,就連電視台也辦起扭計骰大賽,然而後來「天書」流出,人人皆可極速還原。回想當年的扭計骰並非甚麼鍛鍊腦筋智力的東西,反之只是訓練大衆手腕關節的工具。

八十年代是今天所有影音電器的起步點,以往只有電視台才擁有的攝錄機,當年便出產了家用版,VHS錄影機也為之普及開來,連CD (Compact Disk)這東西也是在那年代出現。但最Remarkable的,必定是Walkman (隨身聽),這絕對是「創新」的一個典範。據聞Walkman在廠內研發的階段,已引起很大的爭議,懷疑「那裡會有人這樣聽音樂?」,這種想法的設計是沒有市場根據的。但很幸運地,八十年代眷顧了這設計,讓它成為每個年青人必定擁有的隨身恩物。(待續)

kahing-01

 

 

也許你會感興趣的文章

©2011-2012 Chan Ka Hing 陳嘉興. All rights reserved.

Leave a Reply


one + = 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