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都知道,萬事萬物,有空間才得以發展。行為如是,思想如是!居住又如何?香港確實是不斷的發展,但卻未見有空間。香港由寸金尺土演變至現在尺金寸土,同樣地都是買不到空間,年青人天天嚷著上車難;議員政客那三吋不爛之舌喊的都是復建居屋,同樣都是為著那兩塊可以容身之階磚作為聖戰之藉口。安居樂業一詞,似乎要分開了,因為樂業容易過安居,若真的要安了居才可以樂業的話,恐怕今世都不可能樂業了。

在四五十年代間,一家七口一張床,一張床就是一家人。當中連夫婦間床笫之事都沒有了私隱!空間?誰敢去想。因為當時社會問題眾多,不只社區問題、教育問題、治安問題、衛生問題,連水電供應都有問題的時候,要解決問題惟有先解決問題中的問題,就是生計問題;大眾所望的只是溫飽,渴求的亦是糊口,營營役役為口奔馳。在當時,有瓦遮頭已是萬幸,何敢奢望!空間好比錢財一樣:很想要,但沒有!惟有少有少用!

藉著石硤尾大火,政府介入改善民居,從此香港住屋起了很大的變化。徙置區、廉租屋乘時而起,當時此舉雖然倉促,卻燃點起了很多人的上樓希望,但現實是,上得到也未必好,環境空間一樣坎坷,繼續悲哀,只是易地而置,換了個地點而已!

徙置區,空間小得可憐,每家分配到的面積猶如囚室,每戶只有一扇門一個窗,因內裡毋須間隔,無房可言。廚房免問,爐灶設於門外通道間,方便煮食散走油煙,佳餚香味仝人分享。晚飯時分百鳥歸巢,家家戶戶炒鑊之鏗鏘聲,此起彼落,仿如交響曲;每有人經過,炊手自會閃身而避,天衣般的默契,睦鄰關係那有不好。落雨天時,連煮兩餐都有困難,一樣有辦法解法。廁所浴室設於樓層尾部梯口間,間接又成罪案溫床,女士們日間如廁沐浴要人相伴;夜幕時,還是在斗室使用痰罐好,沐浴最好留待明天去。冬天了了,夏季如何?借問句:空間何在?

廉租屋,亦別具韻味,大家不妨舊地重遊;所見處,很難相信當日如何一家六口,能擠於這小小空間裡而又沒有爭執。六個人的物品,衫褲鞋襪,雜物書簿,加上大小家居用具,如何處置?每有發現空隙櫃罅,都是實用面積!難免你爭我奪。很多香港人都是這樣長大的,不要小覷這片起居之所,因為它同時亦是一家的生計之源。時興家庭手工業,這裡,既是居停,也是工場,亦是貨倉。一屋放滿膠花公仔衫;晚上更精彩,床的數量跟人口相比永遠不勻稱。熄燈之後,地盤割據,沙發上、地板上自有分配。夜間如廁,自會輕功上身,在橫陳的兄弟身軀上遊走穿梭,如履平地,永無失拖,絕不行差踏錯。因為真的不能踏錯,試問句:這又是甚麼空間!

到今天,時代大躍進,社會進步不少了。以前數十萬買個單位,如今數十萬買個車位。即使願意付上十足價錢,居住空間依然多不了,因為現在買樓,實用空間只得七成,十足價錢,七折收貨。結果是,客廳:電視毋須搖控,觸手可及。睡房:床在衣櫃上,工作在窗台。廁所:進去要即踏上浴缸才可關門。廚房:一餐煮一味,方便減肥。其他家居雜物,最好附近租個迷你倉!

空間,居住空間,對香港人來說真的是遙不可及嗎?握殺我們的空間,抹殺我們的希望,究竟是誰之過?高官無能還是地產商貪婪?誰個要負責?香港人的宿命,是他們造成嗎?空間,真的不屬於我們嗎?可憐的香港人!

也許你會感興趣的文章

©2011-2012 Leon Yeung 楊柳岸. All rights reserved.

Leave a Reply


× five = 10